深切悼念敬爱的爷爷

爷爷走了,很突然的走了,出乎我的意料。

shi

18日我是上夜班,下班后中午睡觉,等我一觉醒来,发现手机上有十多个未接来电(为了保证睡眠质量,我向来是把手机调成静音的),其中有父亲打来的,有堂弟打来的,我一看就知有事,连忙回拔过去,被告知爷爷病了,问我能不能回去一趟,因为现在在呆的破地方也没有年假,请假损失太大,我说我下去查查能不能买到票,一会给你回复。 下来床后,我仔细考虑了下时间,发现有三、四天的时间可以利用。车票么,火车票就别想了,肯定是买不到了,只能坐汽车了。于是决定,用这三天时间,第二天就出发,回家一趟,见一见爷爷! 第二天一早就出发,赶公交车,买汽车票,费了一点周折,不过总算买到了票,中午一点坐了车,回家。直到夜里有1点半,才到达泌阳服务区。然后以包了一辆面包车,总算在3点多的时候赶到了家。 一进门,大姑说来看看您爷吧,我就一下子跪倒在爷爷的床前,失声痛哭,再也抑制不住情绪。过了好长时间,有人把我拉起来,说再见见您爷一面吧,要是他在上面看到了,也不愿意看到你这么一直哭的,大姑掀天蒙布,看到了爷爷那慈祥安静的脸,就像以前睡着了一样,只不过,这次再也醒不过来了。 到家的那天上午,爷爷出殡。在盖棺前要往里放一些东西,爷爷爱打牌,就往里放了两副牌,爷爷爱听收音机,就往里放了一个小收音机,我拿到手一看,这不是我去年放暑假里送给他的么?我在学校听英语时用的,毕业了就带回来送给我爷爷。恐怕听收音机是他最大的爱好了,到了另一个世界,希望有收音机陪伴,他不会孤独。 2007年夏天时的爷爷 2007年夏天,同学来铜山玩,正好带的有数码相机,上图就是当时爷爷拍的照片。 曾记得,我在上初中的的时候,老是喜欢捣鼓一些电子类的东西,爷爷当时用的是一个大的老式的收音机,里面却很简单那种,就一块电路板,一个大喇叭,可能是碰到地上了什么的,有一次喇叭不响,让我带回去看看是不线断了,让我焊一焊(爷爷知道我有电烙铁的),我带回去一看,果然是线关掉了,我很轻松的就修好了,还给爷爷,看得出来他很高兴。 记不太清是上高二还是上高三时了,过年。年初一父亲在杨树行那里摆了一的摊卖些香裱(我们家就在铜山脚下,年初一周转十里八乡的人都有来这烧香拜佛的习俗),等下午收摊的时候,父亲有事提前走了,就让我收拾收拾,然后用三轮车拉回去,那时我学会开三轮车不久,所以技术也不咋地,但是也只能硬上了。正好要走的时候,爷爷从杨树行里面出来,也要回家,于是就坐在车上,我拉着他回家。一切还算顺利,只是快要到院子里了,得往左拐,恰巧这地方又是一个小下坡,由天经验欠缺,减速不到位,拐的时候拐的有点急了,一下就把坐在车尾的爷爷甩坐在了地上。幸好车速不快,爷爷拍拍屁股站起来说没事没事,我可是惊吓了一跳,本来爷爷年纪已大,再有个三长两短没咋办。我想,可能当时没摔着,但肯家他也吓一大跳,再说摔下去的时候多多少少也总会有点小疼的,可是爷爷说没事,像没事人一样坐在旁边歇着去了。别人没注意到,但我心里有数,他是疼爱他这个大孙子的。 高三第一年没考上理想的大学,我复读一年。在高四高考完的那个夏天,也就是08年的夏天,记得我骑摩托带爷爷去集上买东西,买完以后,他执意要去街南头的一个小理发店剃头,左拐右拐,终于找到了那个小理发店,很简陋,来的顾家大多是上了年纪的人。听爷爷说这个小店有些年头了,师傅的手艺是很好的,所以要上这里来。在排队等候的时候,我看到南面墙上挂了一幅中国地图,想起来我被录取的学校在东北,就找了找学校的地方指给爷爷看,说:“爷,你看,我录取的学样就在这个地方,离咱家这么远呢。”爷爷看看了笑着说,好好,你愿意去就去。而如今,我已大学毕业半年有余,而您却离我们而去了。逝者如斯,情何以何堪? 再就是去年夏天,也是前面提到了的,我从学校毕业回家,在家休息二十来天,然后去报到上班。我回来的时候把在学校用的收音带回来,送给了爷爷。看得出来爷爷很喜欢。因这样的收音机,别看个头小,但是里面的电路复杂,收的台数就多。现在忘记了当时有没有给爷爷买电池,现在还有点后悔,怎么不买两节好电池装里面。在农历六月十五庙会会罢的时候,门前不远的地方有一个卖电动玩具的摊,他们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,留下了一小袋子废电池,其实也不是废电池,只是带不动了玩具,但是听收音机还是可以的,收音机省电嘛。爷爷当然把这“宝贝”收了回来,依然是看到了那淡淡的微笑,显得很高兴。这次回家在送爷爷走的时候,发现收音机里没有电池,到处找,才找到了一节电池,没办法,只能放进去一节了,到了那边,爷爷你自己买吧。知道爷爷很仔细,平里是舍不得老买这种收音机用的5号小电池的,真不知道这半年他有没有在听这收音机,是怎么过来的。现在一直在后悔,怎么不给爷爷多备点电池。爷爷,等我有机会回去了,给您再烧两节电池,您一路走好! 泣泪写于2012.01.21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