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说亲情:一些记忆中的碎片

想过很久了,一直在考虑写一入篇有关几个亲人的爱的点滴,记下那些许让我至今想真想起来都会心涌感动的小事。不为别的,只是怕以后会忘记,权做备忘好了。

按发生的时间顺序来写吧。

12499984552000年的初秋,就在我家老北院的西屋里。这天,我想收拾行囊去乡里的初中报到了,想到第一次要离家这 么远这么久,清楚的记得我莫名的一边流泪一边收拾,妈妈的眼里也含着泪水,只是她一直在克制,不让我发现。我们在北间,叔叔家住在南间,在收拾的过程中,叔叔过来,手里拿着伍元钱,说:“带上吧,或许有用。”当时我自然的就接住了 ,钱不多,只有伍元钱,但是放在叔叔这已经满可以了,因为二婶管账,叔叔手里的钱很有限,再说那个时候伍元钱也不算少了,够一个星期的买菜钱+零用钱了,足够了。

过一会,妈妈发现我手里的钱,得知是叔叔给的后,就让我还回去。最终我没有留下这伍元钱,但是给钱和时候那代表叔叔的一份心意,我明白,当时明白,到现在依然明白。

2007年的夏末秋初,07年的高考成绩不太理想,我选择了复读。这天学校非常开恩的放我们两天假,我自然满心欢喜的坐车回家。仍记得那已时近中午,我在等车的空点,给小姑打了一个电话,意思是说要做着我的饭,我一会就回去了。但是意外的听到说是他们也在县城,原来是小表弟要做一个小手术,现在正在泌阳住院。小姑说过来吧,我们就在县中医院,那我是知道的,就在城的西关,我决定走着过去(舍不得坐小三轮车过去)。当时的阳光还是很毒辣,走过去花了我将近半个小时的时间。

到了,发现小表弟已经做完手术了,只是在住院休养。我到了之后,小姑和姑夫就带我下去吃饭,专门的找个小饭店,炒点菜,也算是改善下伙食吧。晚上亦是如此,吃完饭后我们还出去转了圈,散散步,白天如此还好,到了晚上就不好过了——没地方睡觉。本来那病房里还有一个空床,姑夫睡在上面的,可这我一来 多了一个人,就不好弄了。最后是我睡在上面,姑夫睡在一角,直到半夜我还没睡着。第二天我们吃过早饭就坐车回家了。想想过到这么久了,可还是偶尔想起这件事,忘不掉。

2008年秋。经过一年的复读,我被辽科大录取了,虽然是个专科吧,但我还是决定去上,因为时间等不起了。收到通知书时就有点晚了,距要求的报到时间就剩下不到五天的时间,第二天就要往卡上打学费,因为是农业银行,只能到县城里去打钱,可是第一次怀里揣了六、千块钱坐车去县城,心里还是打鼓,于是我就问达有空不,达看出来我的心思。于是就立马收拾准备和我一块去县城里。到了县城里,又是转团组织关系,又是去领档案什么的,直弄到午后才差不多,可还是有的得等到下午人家上班才能办理。于是网瘾大的我抽空去网吧上网,达给我打电话的时候,我正在网吧,达已经等不及,要回去了,我就拖着说还没办完,就让他先回去了。现在想想有点小愧疚吧。

上面三个小事,一直记忆在我的脑海里,记下了,不再遗忘。衷心的想说声:“谢谢。”

3 thoughts on “说说亲情:一些记忆中的碎片

评论已关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