又见雪飘过

那是2005年初夏,高一分班后的第二次排座位我就坐在了你的后面,我记得很清楚,你同桌是CL,记忆同样犹新的还有,一天中午静校时间回班,被门卫逮着扣了分,陈家举他竟然在班上点名批评了你,当时我和你还不太熟,当时你回来的那中午我是知道的,可是后来因为不太熟的缘故,也没问你为什么回来这么晚,但从你的脸上看出,一定是有事情,要不然不会回来这么晚的。

还值得一提的是,刚分班时你坐在正数第二排中间偏右,我坐在倒数第二排。班里人到齐了的时候,我发现除了认识LZ以外,第二个就是你了,不是认识你,是一种特别的感觉。我看你的时候眼前一亮,恰似一支鼓棰敲打着我了的心坎,我愣了,于是以后就经常观察你,看你出班进班,一举一动。当时只觉得看着你很舒服,一种说不出的感觉,我在心里默默想:这就是我心中那一辈子值得陪伴的人。坐在你后面的那个座位的日子是快乐的,虽然很倾慕你,但是有些想法在我当时看来是很幼稚的,或者是根本没想过,只是觉得和你在一块感觉很好,还记得那次晚自习上的谈话吗?晚自习第一节课,我们谈兴趣,谈家庭,你说你哥很喜欢电子一类的东西,还给你组装了一台收音机,殊不知我对电子类的东西也是大有兴趣,就这样说啊,聊啊,你打开了书,估计没做几个题,我是一个题也没做,不知不觉第一节已经下课了……

就这样坐在你后面持续了一段时间,然后就是调位置,又坐在哪记得不太清了,记得是还有一次坐你后面,只不过上次是在教室右边,这次是坐在左边。这次的话没有以前的多了,因为好像是你看出来了,故意不接近我,而我也没有有事没事接近你,这样的,又持续了一段时间。

2007年夏,高考结束了,但是我考的不是太理想。考试后的第三天,她们说要去爬铜山,我家就在山下面住,LZ我们一个庄,所以她就叫上了我,我们浩浩荡荡七八个人,就我一个是男生。在山上我们尽情的玩,照相。跟你照合影,是我离你最近的时候。过了几天,去城里洗相片,我要求你和我一块去,大家也都心知肚明,最后还是你我各骑一辆车去了,这次去我不小心把部分照片永久删除了,是令我最后悔的事了。

我不想走,最后思考后决定留下来再复读一年,又开始了艰苦奋斗的一年。你报了郑州的一个学校走了,走之前还来学校看玩过,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了,在两种不同类型的学校里,我还是忙里抽闲的给你联系,感觉和你联系是最快乐的事,渴望和你在一起,认为那是此生无憾的事。还记得不经意的拿出手机来看看有你有没有回信息,还记得常常听你讲美好的大学生活,还记得元宵节看完灯火回来去话吧给你打电话,让我记得的还有那一年吃的苦,我永远也忘不了。

转眼就2008年了,我再一次参加高考。结果只以四分之差没能过二本线,断了我的二本梦,没有悲伤,我毅然收收拾行李,去了东北上一个大专。大一上学期放寒假,也就是09年初,我回家路过郑州,特意的去了她学校去看她。由于第一次在郑州,一个人只能摸索着打听着坐几路车走。直到下午一点多才到她们学校,到那随便吃了一碗面,就在她们学校转了一圈,这时是我们三个,另外一个人是我们同村从小一块长大的LZ。转了一会儿,LZ借故走开了,就我们两个,我送给她礼物,一个在火车上买的用贝壳做成的心形饰品,很漂亮,当时她也接受了。其他具体忘记了都说了些什么,只记得她说不行,我想到她第二天还有考试,就没说什么太过分的话,怕影响到考试。

以后的日子里,也没有机会再见面,但是我经常打电话,一打打最少是半个小时。记得是2010年春末夏初的时候我自己做的信纸——用她的照片做底色图片,手工划上横格和信纸,在电脑上制作,然后打印出来,又写了一封信给她邮去,花费了我不少心思和时间,当然也费了一些钱。结果是什么?依然如石沉大海,毫无音讯。

2010年,就在快结束期末考试的前两天,和LZ聊天,她透露给我一个消息,她说她不想再瞒我了。原来她早有了男朋友,在我第一次去找她的时候就有了,而且在一块生活了,LZ也知道,只是她特意交待的不让告诉我,所以一直也没给我说。当时我真有点接受不了,她为什么要骗我?为什么要瞒我这么久?要是我还得一直的被欺骗下去,真不可想象。再一次得到同样的答复后,我死了心。很恨她,但是祝她好运!